about 5 years ago

今天要在這裡推薦一部影集:HBO 拍攝的關於新聞從業界的影集 The Newsroom 「新聞急先鋒」。

這部戲大概是在 6/24 左右才開始播的影集,原本是沒有去追的。直到幾天前有人作好了第一集開場的中文字幕,在 FB 流傳,因為氣勢過於震撼,所以才開始注意。

主角 Will McAvoy 是一個極受歡迎的新聞主播,專題 News Night 的風格溫和中立極受大眾喜愛。第一幕是 Will 參加西北大學的座談,一個女學生提問:為什麼美國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座談都在閑扯,直到 一個女學生提問:「為什麼美國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原本 Will 不想要得罪人,亂扯一些答案。但主持人不放過 Will,Will 就大爆炸開始…XD

看了就知道....

這個開場影片很讓人讚嘆,於是我就開始去挖這一部影集剩下的部分和劇集背景:

Will McAvoy 在該次爆發事件之後,雖然當時說了真話(美國並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但...),但影視圈大家對避之唯恐不及。他的老闆 Charlie 趁事件爆發後他去度假時,幫他找了以前的 Partner 準備作新型態的節目。

原本 Will 以為他老闆弄來這個 Producer 是認為西北大學那件事是出包,所以弄出這招搞他。後來才知道 Charlie 是欣賞他,欣賞他那番話找回良知,希望找來一個幫手,讓 Will 的節目轉型,也跳脫收視率的包袱扭曲,去作真的「新聞」,以良知報導「真相」。走出一番新路。

對比國內新聞節目亂象(特別是最近的旺中天走路工事件),看到這套影集真的很感慨。

第一集這一段 clip 並不是目前七集中最令人震撼的片段,第三集開場的陳詞才真正精彩:

因為實在太喜歡這一段的台詞,於是摘錄字幕如下:

晚安 我是 Will McAvoy 
這裡是 New Night
剛剛撥出的影片是 Richard Clarke
小布希總統的反恐中心主任
於 2004 年 3 月 24 號在國會前作證的影像
美國人喜歡那一刻,我喜歡那一刻
成年人要敢於為失敗負責
所以,今天節目的開始,我將加入 Mr. Clarke 的行列
向美國群眾,為我們的失責而道歉

因為在我負責期間這個節目時,我並沒有能夠有效地向傳遞資訊和教育美國選民

讓我先聲明 我並不代表…所有的新聞工作者道歉 並不是所有新聞工作者都需要道歉 我僅代表自己

我是這一系列複雜、重複、無知,且尚未被糾正的失敗的幫兇

我所領導的行業,錯報選舉結果、誇大恐慌事件、挑起政治辯論、隱瞞國家結構的改變 從經濟危機到國力的真實水準

到我們面對的真正威脅。

我所領導的行業如Harry Houdini一般 (知名魔術大師)

嫻熟地分散你們的注意力,同時缺乏審慎地將成千上萬的勇敢年青人送上戰場

我們失敗的原因顯而易見:我們過分重視收視率。

在大眾通訊時代初始,新聞界的哥倫布和麥哲倫-William Paley和David Sarnoff (CBS之父及美國廣播通訊業之父) 

前往華盛頓,與國會簽署一份協議:

「國會允許初有雛形的電視台,免費使用屬於納稅人的廣播頻道, 

條件是這必須是公共服務,即每晚用一小時播報訊息, 

就是我們現在稱為晚間新聞的東西。」

國會未能預料到電視廣告對消費者的巨大影響, 

所以協議中沒有任何一條本能大大改善國家言論秩序的內容; 

國會忘了加上「在任何條件下,於新聞播報期間內都不能有付費廣告」,

他們忘了說「納稅人的廣播頻道是免費給你們使用, 

所以每天有23個小時,你們需要營利,但晚上那一小時,你們只能為國會服務」。

所以現在,那些絕對誠實的新聞人, 比如 Murror Reasoner 和 Huntley 還有
Brinkley 和 Buckley 和 Cronkite 和 Rather 和 Russert ...(皆為知名主播)

現在他們得和我這樣的人競爭

做為新聞主播面對的業界壓力,卻與澤西海岸(肥皂劇)製片人一模一樣 (收視率決定一切) 

那樣的方法對我們很有利,但本節目將不再這樣做。

你可能不相信,這個時代仍有一些偉大的新聞人,他們有卓越的頭腦跟多年的經驗, 和對新聞工作的真摯熱情

但現在他們只是少數人,當碰到馬戲團,他們變得無力競爭,被淹沒了...

我要辭掉馬戲團的工作,轉換隊伍,我要和那些被打擊的人站在一起,

他們仍有贏的信念 我很感動

我希望他們能使我受教。

從今天起,我們播出什麼新聞,如何呈現出來,

都只有一個簡單的原則:在民主制度中,沒有什麼比腦袋清楚的選民更為重要。

我們將努力將新聞放到更大的背景下,因為很少有新聞是獨立存在的;

我們將成為事實的承載者,成為那些含沙射影、投機炒作、言過其實,或胡言亂語的死對頭

我們不是餐廳服務員,只會用你喜歡的方式呈現你喜歡的新聞

我們也不是電腦,只會乾巴巴地說出事實;因為新聞只有在人文背景下才有用

我不會抑制我的個人觀點,但同時我也將不遺餘力展現出不同於我的觀點。

你也許會問,我們憑什麼做出這些決定?

我們是 Mackenzie MacHale 和 我自己

MacHale 是我們的執行製作人,他從超過百篇報導中整理出我們需要的資訊

他是製作人、分析師和技師。我們樂意提供他的資格證書。

我是這節目的總編輯,對於節目上出現的一切,我有最終決定權。

我們憑什麼作這這些決定?

我們是媒體中的菁英

稍後,我們將繼續播報新聞...」

非常非常深的反省。

The Newsroom 每一集處理的題材都很發人深省。不少題材的處理都可以讓你直接勾想起國內的媒體亂象。比如第四集在報導:眾議員Giffords被槍擊事件時。電視台高層一直施壓節目必須馬上報導 Giffords 已死亡(純屬謠言,只因其他台先報導,高層怕沒追到新聞會掉收視率),製作人卻力抗回了:「只有醫生才能宣告一個人死亡,新聞媒體不能」。那一個片段真的會讓看到起雞皮疙瘩。

看到第七集,集集都讓我嘆息,「這只是電視劇」。何時媒體才能夠醒過來與自清呢?

不過 The Newsroom 目前開播才七集,就已經掀起不小的震撼。我真的很推這部電視劇,希望更多人能看到這部影集,能重新思考新聞媒體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 如何乾淨的 使用 / 修改 Bootstrap Framework Strong Parameter: Mass Assignment 機制的防彈衣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