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1 year ago

API Engineer 這個職缺,隨著 Mobile Application 爆炸性的成長,與架構 Micro Service 化,逐漸炙手可熱。但是,卻沒有工程師把握自信的說,自己很會「設計」 API。

API 變得越來越重要。但是工程師們卻都視「設計」API 為燙手山芋。大家有心想設計出好的 API,容易讓下游使用。想寫好的文件,讓後人容易維護。但是這個「想」,卻從來是有心無力的議題。

今天在這篇文章,我想同時介紹兩個東西

  • RAML - RESTful Modeling Language
  • Spec Driven Development

解放大家的痛苦。

API 是大家心中永遠的痛

為什麼很多人畏懼碰觸這個議題。這是因為:

  • 因為「建」(build)API 很簡單。
  • 「設計 API」很困難。
  • 「維護API」很困難。
  • 「寫文件」很困難。

傳統來說,一般 RD 的開發 cycle 是這樣的:

  • 第一種狀況:寫 API (射後不理)=> 改 API (崩潰)
  • 第二種狀況:寫 API => 補 TEST => 寫文件 => 擴增 API => 補 TEST => 改文件(精神崩潰)
  • 第三種狀況:TEST DRIVERN (寫 TEST ) => 寫 API => 補文件 => 修改 TEST CASE => 擴增 API => 改文件 (精神崩潰)

API 開發讓 RD 感到壓力主要的問題,是因為不管採取 BUILD FIRST 或者是 TEST FIRST 的策略。「維護成本都很高」,而一旦開發完畢,後面接著應更動文件,甚至變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這當中最大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寫 API,後面一定至少有一個以上的 RD 等著接 API。如果對方等不及,你會採取 build first,直接 API 直接給他接。如果對方可以接受晚一點接,你會先 test driven,先 build test case,確定 API 不會爆炸,晚一點補文件給他。

文件很重要,但是大家都不喜歡寫文件

我們都知道文件很重要。但是幾乎工程師都不喜歡寫文件。系統的 code 瞬息萬變,誰有精力去寫文件呢?code 改完,還要補文件修改,老闆又不會多發一點薪水給我?

但最主要的問題是

  • 不想要維護兩套文件(程式碼註釋、API 本身文件)
  • 文件沒有立即性的用處。

這年頭有人甚至提倡 Spec Driven Development。但往往大家聽到這個名詞,通常卻覺得只是開玩笑而已。因為

  • 只有大公司節奏慢,經得起這樣耗,可以先寫文件再補 Test,反正公司有的是美國時間。小公司立刻就要有產出,誰跟你 Spec Driven 或 Test Driven。
  • 先寫文件,不先寫 API,下游 RD 絕對砍死你。
  • 先寫文件,產出的成果不會加速開發。不如先寫程式,由程式自動產生文件。所以即便 Swagger 有 API designer,但是大家還是偏好由 Swagger 掃描程式產出文件,而不是先用 Swagger 設計 API。

這就帶出了下面我想要介紹的這一套的解決方案:RAML。

RAML - RESTful API Modeling Language

RAML 全名為 RESTful API Modeling Language。是一套基於 YAML 格式的新 API 標準規範。這套規範同時符合兩個特性:

  • 機器可讀
  • 人類可讀

你可以直接用 RAML 設計 API 文件,詳細定義裡面的 meta,response,error, test case。
然後用工具產生 API 文件。這是 RAML 的一個範例:

%RAML 0.8
title: This is My API
baseUri: http://api.domain.com
version: 1

/resource1:
  get:
    responses:
      200:
        body:
          application/json:
            schema: |
              {
                  "type": "object",
                  "$schema": "http://json-schema.org/draft-03/schema",
                  "id": "http://jsonschema.net",
                  "required": true,
                  "properties": {
                    "firstName": {
                      "type": "string",
                      "required": true
                    },
                    "lastName": {
                      "type": "string",
                      "required": true,
                      "minLength": 3,
                      "maxLength": 36
                    }
                  }
              }

  /sub-resource:
    get:
      queryParameters:
        firstName:
          description: "the user’s first name"
          example: John
          required: true
          type: string

RAML API designer:mock backend

當然,產生 API 文件很多家工具都做得到。這沒什麼了不起的。但是 RAML 生態圈的這群人並不僅止於滿足產生文件。他們想的甚至是用 API 產生 mock backend service。

也就是當你用 RAML 設計完文件,連「假後台都寫好了」。也就是當文件寫好,你不必真的寫程式,你可以用工具將 RAML 轉成實際的 backend,讓你的下游 RD 直接對接,讓他實際使用,看看 API 設計得合不合理。

如果不合理,「修改文件」就可以了。你不必改 code。甚至到這時候你連一行 code 都不用寫。

為什麼 RD 對 API 的開發、修改視為畏途。是因為

  • 要實際開發程式碼
  • 要寫測試
  • 要寫文件

這造成了只要下游要求修改一個小小的結構,或擴充一組小小的功能,就會耗上一整天的時間。所以有時候即便 API 設計有瑕庛,原設計者也不是很願意修改。而且 API 開發的週期釋出太長,所以版本號甚至難以管理,或根本「不管理」(一直以來都保持在 0.1)

使用這個 RAML 以及 Spec Driven Development,你可以先用 RAML 改到下游高興為止,都還不必寫一行真正的 code。

就算要寫測試,也只要先對這組假 API backend 寫就好了。

RAML API proxy

甚至是這些工具,都還可以內建 API proxy 的功能。(這一點也蠻重要的)

因為 API 上線之後。可能也要面臨的一些挑戰是:

  • authentication / authorization
  • throttle
  • scalability / stability

特別是 Mobile 方面的 API ,用量都蠻大的。自幹 API 大概有點緩不濟急。前面擋個 API proxy,真的事情會變比較容易。

Summary :終結惡性循環

多數 API 的低維護性,多半出自於開發循環中的「技術負擔」(開發 + 測試 + 文件)徹底壓垮 RD 想要「整理」「根據回饋修改端口」的意願。

RAML 的出現算是把這個惡性循環終結了一大部分。如果你想對 RAML / Spec Driven Development / Design Perfect API。這裏我也分享幾個資源:

希望各位能夠少爆一點肝。

 
about 1 year ago

很高興的跟大家宣布,我個人撰寫寫的第一本實體書「Growth Hack 這樣做:打破銷售天花板,企業最搶手的成長駭客實戰特訓班」,今天 ( 5/7 ) 上市啦!

→ 博客來網址在這裡: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4065
→ Taaze 網址在這裡: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81639
→ PChome 網址在這裡:http://24h.pchome.com.tw/books/prod/DJAD3J-A90077NWU

一年前的今天

說實話,我真是沒有想到這一天。因為去年這個時候,我才剛在部落格的寫下以及分享第一篇關於 GH 的文章而已:「What is Growth Hack?」http://blog.xdite.net/posts/2015/05/06/what-is-growth-hack

國內媒體寫過幾篇 GrowthHacker 的文章,但是對 Growth Hack 技巧的文章幾乎沒有。這一陣子都在玩這個題目,有一些心得,所以決定寫一個初級一點的懶人包,以後跟人解釋時好有個基礎概念。」`

沒想到一年後可以走到今天這裡。

一年前的一個念頭

一個想幫助世界更好的小小念頭。一年來改變了超多人與事。

一直有朋友問我為什麼最近幾個月不開 GH 初級心法 / 實作班了(他們希望聽現場的,畢竟線上的感覺不同)。
之前會開這麼多場,只是因為很多朋友需要這些資訊而已。但是老實說,開這麼多場,我真的體力有限。而且,一個主題重複講這麼多遍,真的講到會厭煩了。。。。。。。。。

出書:推廣 Growth Hack 的最後一哩路

所以我跟出版社編輯商量了一下,我決定也把這門知識寫成書直接推廣出去。二三月在忙的其實也是這件事。一直以來,我的目的就是希望把 Growth 複雜的知識,化為簡單好上手的框架,推廣給大家而已。出書,就是最後一哩路。

希望這本書能夠幫助到大家。

  • 如果看完這本書,覺得很不錯,也歡迎分享推薦給你身邊需要這門學問的朋友!
  • 如果你覺得你的朋友太懶的去書店,那麼請暴力買一本塞給他!

我會努力再分享更棒的東西給大家!

 
about 1 year ago

在這裏很高興的要跟各位宣佈。RailsPacific 2016 又回來了。

其實在去年,我就一直想把這個年會辦回來,而且社群幾乎大家每個人見到我,都一直詢問這個年會重新回來的進度。但是辦一個年會其實後面耗用的資源非常大。不只我自己要有時間,同時社群其他主力也要騰出時間。

後來有一天,社群在 Mashable 上班的 Rexy 突然密我說,他想接手舉辦 RailsPacific,是不是可以教他怎麼籌備。甚至他還可以聯絡他幾個在美國的 Rails Committer 朋友來當講者。

我一聽實在太好了。於是就趕快把主辦權交出去。於是今年的 RailsPacific 就誕生了。時間在今年的 5/20 - 5/21。

為什麼你該來參加?因為這是一個會讓你功力大增的年會

世界上年會這麼多。為什麼該來參加這這個年會。

Ruby 世界的人都知道一件不爭的事實,雖然 Ruby 界裡面以 Rails 的職缺最多,但是世界社群裡面卻是 90% 都以 Ruby 年會為主。美國 RailsConf 可以聽到最多的超級講題、認識大神,以及參加到最頂尖實用的 Workshop。

雖說如此,要飛去美國參加一趟自費成本就超過 10 萬台幣。我們一直想讓在亞洲以及台灣的朋友,不用離開國門,就有機會就能吸收到這些經驗,學到這些技巧。所以才排除萬難,繼續舉辦這個年會。

今年會議的三個核心為:

  • Rails 5 ( ActionCable & Rails5 + Test )
  • 營運 ( Large Deployment / Payment / Scaling / Growth)
  • 成長( 教育 / 生涯成長 / Podcast )
  • 額外彩蛋:我們邀請到 2014 RailsConf 的最佳 Workshop 主講者 Adam Cuppy 來教 Rspec Pattern。社群對他的 workshop 的稱讚,洗了 twitter 頻道一整天。

你很難光去參加一個普通的年會,就聽到這些世界等級的架構或技術分享經驗。何況在台灣,也不用機票錢。

大神手把手教你技術、從神人前輩身上吸經驗。

講者:

今年我們邀請到主要的三個 Rails Committers:

  • Godfrey Chan (美國,Rails Core Team,Rails Comitter #28) : 今年大會的 Keynote。同時兼任 Ruby on Rails 以及 Ember.js 的 Core Teams。現任為 Tilde Inc. 的 Staff Engineer。Rails Weekly 的管理者。
  • Vipul A M (印度,Rails Isuues Team,Rails Comitter #39) : BigBinary 的 Director。 RubyIndia Community Newsletter 以及 RubyIndia Podcast 創辦人。 Deccan Ruby Conference 的主辦人之一。
  • Prathamesh Sonpatki (印度,Rails Comitter #41) : BigBinary 的 Director。Deccan Ruby Conference 的主辦人之一。

以及 9 位重量級講者:

  • Adam Cuppy (美國) :CodingZeal 的 COO,Infobrij 的 CXO,號稱是地表 Rspec 最強的男人。
  • Luís Ferreira (葡萄牙):Subvisual 的創始人之一。生涯至今教過超過 500 位 RoR 學生。RubyConf Portugal 的主辦人之一。
  • Sebastian Korfmann (德國):從 2000年初至今累積有豐富經驗的創業家以及開發者。
  • Richard Lee (台灣):知名 Rails 開發者。iCook Polydice, Inc. 的 CTO 以及創始人之一。
  • Ryan MacInnes (美國):洛杉磯 juicer.io 的 CTO 以及創始人之一。曾經歷 YCombinator。
  • Hiroshi Shibata (日本,Ruby Core Team):知名 Ruby Committer。現任 GMO Pepabo, Inc. 的 Chief Engineer。
  • Sebastian Sogamoso (哥倫比亞):現任 ride.com 的工程師。RubyConf Colombia、Bogotá Ruby、Bogotá Lambda 主辦人之一。
  • Miles Woodroffe (日本):日本上市公司 COOKPAD Inc. 的 CTO。RailsConf 2012 的 Keynote Speaker。
  • Xdite (台灣):台灣 GrowthSchool 和 Logdown 的創始人。

每一個無不是社群中名聲響亮、身經百戰的開發者。

Conference 內容

除了講題之外,同時本場也會保留 2014 最令人稱道的 Workshop 以及 Panel Discussion

而且 Workshop 還是請到地表 Rspec 最強的男人 Adam Cuppy 來教,光這一點就值回票價了。

彩蛋:與總統就職 5/20 同一天,辦在總統府正對面 10 樓的年會。

時間呢?在什麼時候?今年 Rexy 跟我講時間地點時,我一度覺得不可能。因為他想要辦在 5/20 總統府正對面,除了參加年會還可以看總統就職典禮。我還跟他說不可能,張榮發基金會不可能會租我們,那天一定會被管制。

沒想到,我們真的租到了。時間就在 5/20 - 5/21 總統府正對面的張榮發基金會。

門票多少錢:早鳥票 6000 元。

聽到這個價錢,你一定會倒縮一口氣。6000 也太貴了吧,還是早鳥票。

不過在這裡,讓我分享一篇當年的籌備心得文。當年的早鳥票是 5000 元,但我們把他辦得遠超過大家想像的值回票價與震撼人心

  • 90% 外籍大神講者
  • 3 個 workshop
  • 2 個欲罷不能的 panel discussion
  • buffet 吃到飽的中餐,燒烤吃到飽。

你就會知道這樣等級的 conf 一點都不貴。來這個 conf 你不是虧到,而是賺到(去年我們早鳥票一人 5000,籌辦成本一人是 6000)。而且還不用出國。

  • 早鳥票ㄧ:NTD 6,000 (到 4/20)
  • 早鳥票二:NTD 7,000 (到 5/13)
  • 一般票:NTD 9,000
  • 學生票:NTD 3,000

心動嗎?早鳥票只到 4/20 。

 
about 1 year ago

這三篇裡面我嘗試回答了幾個許多團隊都會遇到的問題,也是我過去七年的技術經驗累積:

  • User Story 的粒度怎麼切到夠上 issue tracking
  • 如何根據 User Story 精確的驗收 milestone 與控制開發速度與優先權
  • 如何讓專案管理與程式碼開發進度緊密結合
  • 如何讓客戶對你的專案管理,隨時能夠保持安心狀態
  • 如何 release 大的功能與大的 refactor
  • 如何設計出一個可以每天 15-20 支 pull-request 的 release 流程
  • 如何保持整個團隊的技術產品 release 訊息同步

過去我分享的敏捷專案管理,多半是屬於「規劃方面」的分享。這一個系列,我專注寫的方向是「如何具體執行」。

很多技術圈的朋友嚮往敏捷,但事實上敏捷非常吃隊友程度。而且實務上,總有很多理想是「這樣」、實際協作上卻是「那樣」的人際衝突。

總結:

關於工程執行以及協作,我可以歸納幾個「無關隊友程度」的原則給各位參考:

1. 清楚溝通,別通靈

User Story 講清楚,風險問題不要扭捏閃避。用 standup 時間釐清風險與優先權。

2. 克制貪心

Must have 與 Should Have 才是最重要的部分。不要讓太多 Could have 的貪心把未來緩衝時間用掉。

去掉 PM 本身的規劃疏失,專案 delay 很多時候都是 RD 的悶頭不溝通與 could have (炫耀)的貪心心態在作祟。

3. 有公德心

想想自己是負責 merge 與 deploy 的人時,你想要收到的 pull-request 是什麼粒度與格式。然後依據這種心態,好好的撰寫 pull-request 的說明。

一個壞的 pull-request,壞的不是 reviewer 的時間,而是技術團隊所有人的時間。

4. 進度公開透明,提早整合測試

很多專案的紛爭,都是因為「技術團隊寫了,還沒上線」,「技術團隊上線了,整個功能還沒有測試」。對於不懂技術的人,沒有上線進度就是 0,不是 50 分。盡量保持每一個進度「有可驗收成果」,信任程度才會高。

隨時讓技術團隊外的人,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技術團隊的效率進度流速往往是其他團隊的 10 倍。
但是若技術團隊沒有可以展示的進度,外界對技術團隊的觀感就是 1/10 倍。

5. 保持自動化

容易人為造成的高風險部分,應該盡量利用工具自動化。

===

很多時候,信任、透明、進度展示、公德心,我認為才是「敏捷」的重點,而不是那些框架與方法。

 
about 1 year ago

Q: 如何一天做 15-20 支的 pull request 的 Release

過去我參與的的團隊一夕之間從 3 人膨脹到 20 人團隊。堆積如山的 pull request 成了我們的 devops 最頭大的問題。因為在當時 codebase 沒有測試( startup 怎可能會有測試)的情況,一天只能 deploy 一支 pull-request,還可能大爆炸。

而這也是在業界最多人常問我的問題:如何設計一個很多人 (a.k.a 10+ 人) 可以瘋狂拉 pull request,卻不會大爆炸的流程?

以下是我的答案

step 1. 切分 deployable 與 development branch

把 branch 切成

  • production
  • master

  • production 是正式 deploy 的 branch,只有 devops 可以對他進行變更,其他人不得任意進行操作。正式上 production 是去 deploy production branch。

  • master 是大家開發基準線的 branch,所以大家要開發什麼功能,以這個 branch 去 git checkout

  • 開發完畢之後的 branch 對 master 拉 pull request

pull-request 的原則

  • 須以 ticket branch 為名
  • 有自動測試,需綠燈。
  • 附上手動測試說明,手動測試需要在 15 分鐘內。
  • 手動測試部分,junior 須送 senior 做第一次的 code review,senior 可直送 devops

step 2. 只 deploy production branch

devops 收到這些 pull request 後,手動測試後沒問題,merge 到 production branch。

在明日的上班第一個小時 deploy production branch。

如果是 deploy heroku 的操作可以更細膩。

先 deploy 到 staging 的 server,再 promote 到 production branch

step 3. 寫 release log

這樣的開發速度,是沒有辦法對版號做 release note 的。所以之後的 release note 會以 day 為計算。

一開始的 workround 我們是寫 hackpad 紀綠:今天有哪些 pull request 在排隊,哪些 pull request 被 release 了出去。哪些 pull request 在 production 需要額外的操作(例如 data migration)。

然後這份 hackpad 要 cc 給全技術 team,包括技術 team 外的人知道,我們釋出了哪些功能,這樣 customer support 才會知道要憤怒的 customer 衝進來,大概會是為了什麼事。

後來這個手段 loading 實在還是太重了。我們找到 zendesk 開發的 samson,自動化的解決這一切。

samson 是一套網頁介面的部署軟體。samson 可以做什麼呢?

  • 對軟體打版號
  • 可以一鍵前進 deploy,可以一鍵後退 deploy
  • 網頁介面可以顯示這個 deploy 的版號上面,包含了哪些 pull request

然後我們再對 samson 做了一些 hack

  • 把 samson 接上了 slack
  • 讓 samson 支援 heroku ( 原本只支援 cap deploy )
  • 自動寄信給全 team,這次的 deploy release 了哪些 pull request
  • 規範了 pull-request 的 description 要怎麼寫
    • 寄給全 team 的信裡面就會有功能說明
    • devops 知道按下 deploy 鍵後,還要額外手動執行哪些 rake task

系列文章

 
about 1 year ago

Q: 如何讓專案管理系統上的 User Story 可跟程式碼進度同步 (a.k.a 可驗收)?

這當中手續有點複雜,我從幾個原則開始說明。

Ticket branch 使用專案管理系統的票號命名

很多人是使用 gitflow 這個流程去管理程式碼,坦白來說我覺得「不夠用」(a.k.a 很難用)。因為實際上:

  • 你面對的隊友程度不同,所以 feature 切的 ticket 粒度也不同
  • 實務上遇到的狀況是隊友程度不同,狀況緊急也不同,很多時候你無法強求寫 test,一大包的 pull request 混在一起的 branch,沒有辦法做驗收測試 (也就是風險很大,因為就算綠燈,你也還要測使用者介面,然後一個豬 pull request 就會污染大家)
  • 喪失決策歷史。不是每個人寫 code 習慣都很好,且懂得寫好的 commit log,或者交代他為什麼要做這個 pull request。

所以我們的作法就是,拉 pull-request 的程度必須到 ticket level 等級,然後用 ticket 號碼為 branch 命名。這麼做的好處有幾個:

  • 大家知道這個 branch 為何而開
  • 討論決策在 issue tracking 上可以追朔得到
  • 該 branch 至少解決了「 1 個明確需要處理的問題」

單支 Ticket branch 要 deliverable

所謂單支 ticket branch 要 deliverable,是指很多時候,我們理想要在一個 branch 裡面解決一個 User Story,但這是不可能做到的。這在設計一整個 workflow,或者是要 Refactor 一整組功能時,最容易發生。

狀況一:Refactor

工程師 refactor 的很開心,測試也綠燈。送上去 deploy,爆得亂七八糟,然後其他人因為這組 pull reqest,被搞得此次 release delay 連連。

而 release manager 要是擋了這組 pull request,又會回退到大家不開心。

我設計的 policy 是這樣,即便是 refactor 一整組功能。也必須要遵守這樣一系列的原則:

  • 單支必須要過可以自動測試
  • 單支必須要過同事手動使用者測試,而手動測試不能佔到同事 15 分鐘以上的時間,否則就是粒度太大

也就是這隻 pull request 必須要小到直接 hotfix 上去也不能死人。

狀況二:開發複雜的功能

如果是開發複雜的功能,那麼原則,大 ticket 專注在驗收「流程」,小 Ticket 專注在「功能」。假設今天我們要實作一個 Markdown 編輯器,除了要支援 Markdown 語法之外,還要可以拖拉上傳圖片。那麼 Ticket 可以切成這樣

  • (1) 產生文章編輯器後台。(純 Text Field 與純 Text Area )
  • (2) 把 Ticket Area 掛上 CodeMirror
  • (3) 實作後台上傳功能,用 File Field 實作
  • (4) 把 File Field 重構成拖拉上傳
  • (5) 把拖拉上傳的 Event Listenr 跟 CodeMirror 掛勾

也就是先解決「可完成 workflow」的功能,然後再把每一個小功能當作是 bug,「修復」上去。

如此一來,所有的功能都可以獨立驗收。

工程部分的原則

這當中最重要的原則精神就是,就是一天至少 15 支 pull request,也可以放心的 deploy,不用擔心晚上需要加班救火。

客戶方面的結案建議

在前面一篇我們提到了第一階段要能夠實作 continuous deployment。是因為很多外包的客戶,對於自己外包出去的進度不安心。

用這樣的過程,你可以將驗收階段切成比較無風險的三階段:

  • 工程期間,只驗收 workflow 與基本功能
  • 驗收階段,驗收細節與 bug 修復
  • 美術階段,驗收 UI 細節

這三件事分開驗收,感覺雖然比較麻煩,但是對於雙方信任程度與金錢、法律責任會有相當大的加分。

系列文章

 
about 1 year ago

寫完創業團隊如何做專案管理。下一篇我要來寫的主題是工程團隊如何做專案與程式碼管理。以前我寫過很多調度專案的文章,但是執行細節我都沒有寫(a.k.a 不想寫 XD)。這一系列我希望解答一些常見的主要實作問題。

Q: 上 Issue Tracking 的 User Story 第一版粒度要切到多細?

這要分兩個層面來說。跟客戶簽約的 User Story 或者是工程團隊的 User Story。基本上是以 Interaction 粒度來切。

跟客戶簽約的 User Story

跟客戶簽合約的 User Story 的最小 Interaction 是 1-3 天。也就是 User Story 的粒度是切到剛好到 billable(在收費程度上無爭議)。(更細反而有爭議)

工程團隊內部時做的 User Story

假設這個專案只是內部的專案的話,那麼 User Story 的粒度是要切到 0.5 - 1 天左右,也就是要切到能

  • 粗抓大概工程時間線
  • 細抓到你可以找到工程 Risk 結點

大致上的專案規模

所以一個要做 2 個月的中型專案,大約上 issue tracking 之前

  • 與客戶簽約的 User Story 版本大概是 60-100 條左右
  • 自己內部開發的 User Story 版本大概是 100-200 條左右

結案大概會是 350 條 User Story 左右(含驗收)

Q: 收到 User Story 後要如何排定 Milestone?

我會用 Deadline-Driven + MoSCow method 的方式去排 Milestone。

  • 先將 1/3 的工期,預留給 deploy 收尾的 story (或者稱 epic,就是技術細節)
  • 再將 2/3 的工期,切成 3 段。

第一段:前期基礎

第一小段,做前期準備,比如說做

  • Continous Deployment 架構。讓之後隨時的工期都會有可驗收的進度
  • 找出高風險的 User Story,比如說信用卡刷卡需要先書面申請,先委託給其他單位去跑行政作業
  • 找出有多少頁需要進行畫面設計

第二段:主要工程開發

實作主線架構。這時候的重點在於

  • 完成主要功能
  • 無法完成主要功能的話,至少要能完成主要功能「User Story」的 workflow

這個階段的目的是,邊做邊盤點團隊有多少資源。同時藉由 workflow 的拓展,把下一步未知的風險出來。
這時候就可以透過 MoSCow Method 去對所有的 User Story 去做 Milestone優先權升降。

MosCow Method 將資源分成

  • Must have
  • Should have
  • Could have
  • Won't have

這階段應該專注於把 must have 的功能或者是 workflow 做完

第三階段:次要工程開發

完成了第二階段後,若有時間的話,接下來在這階段可以實作 should have

然後把 could have 的優先權,拉到驗收階段。然後誠實跟你的 Product Owner ( PM 或者是客戶)告白,won't have 就是 won't have 了。

驗收階段

因為我們留了一大段驗收階段的時間,這時候就可以心無旁騖的實作 could have

甚至是最後 finalize 的效能調校與 bug 修正。

Template

這是我以前的切票示範。

系列文章

 
about 1 year ago

小小的系列,總共六篇。

這一系列文章,其實也算自己的一個觀念掙脫蛻變。

我是一個從最底層工程師掙扎爬起來的創業者。從自己只是執行者,帶 1-5 個人、5-10 個人、10-50。小公司、大公司都做過。瀑布流、敏捷專案都經歷過。

我曾經認為公司成長不了是因為內部亂成一團,到處失火,所以跑去學專案管理。學成並精通專案管理以後發現,專案管理並沒有辦法救公司。甚至專案管理的極致,甚至會扼殺成員的主動性。

敏捷沒有辦法讓公司成長

我曾經也相信「一開始」就做好專案管理的規劃,是一個專案日後快速成長的關鍵。但我卻發現 Startup 的「機會」,是存在混亂與風險之中,而不是在完美的時程與 User Story 中。越規劃只會讓團隊越栽在「規劃」與「現實狀況」的掙扎之中。

最後我開始好奇,以前曾經相信的這些「假設」與「鄉野傳奇」是怎麼來的。

經過反覆的思考,我才越來越發現:專案管理是一個「工業化革命」下誕生的「名詞」。目的從來不是解決小組織的挑戰,而是「大組織確定命令後」,為了大幅加速命令執行速度的手法。

不管是「瀑布流」或者是「敏捷」管理。本質上還是只是「假設一個不知道當初時空背景以及誰下的命令」,「埋頭努力執行」的手段。「敏捷」本身並沒有大幅掙脫這樣的輪迴。只是讓中間的冗事被執行的機率被降低了。

所以大家還是能見到在 Startup 界聽到的真實誇張,卻不讓人意外的極端例子:「一個拿到投資的頂尖團隊,完美的執行敏捷手段,最後卻做出一個市場沒人要的垃圾」。

專注於「協作」而非「管理」

環顧世界上,更多產品能夠成長的團隊多半是這樣的狀況:

  • 亂七八糟半路自學程式的 Founder
  • 莫名其妙的打中市場需求
  • 雖然拿到很多錢,但是雇人非常謹慎
  • 很少聽到他們分享什麼專案管理的文章,但是卻可以做出厲害以及暢銷的產品體驗
  • 他們一直提到「同一價值觀」這件事

我從這一兩年來,深入研究成長這個主題後,才開始發現。原來「專案管理」這個技巧一點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專案協作」。

  • 管理指的是「控制人去做你想做的事」
  • 協作指的是「提供工具與基礎設施,讓眾人齊一往同一目標奮鬥」

總結

現在的這個社會,你越仔細觀察,越發現絕大多數的人,做事的方法是類似的:

  • 假定一個遠大目標
  • 制定高速成長的完美計畫
  • 招募一大幫「個體優秀」的團隊成員
  • 利用完美的敏捷技巧,快速達成當初的遠大目標

看似完美,但是最後會掉入相似的結局。不斷的投注完美的想像,最後無法承受現實生活中的挑戰,最後崩潰。差別只在於專案目標不同,成員名字不同。

很多人以為異軍突起的 Startup 成功都是機遇。事實上真的不是。他們都有共同的特點,與共同的做事方式。也就是在這六篇文章,裡面我提的方法會造成的結果:

  • 共同目標與價值觀
  • 互助扶持的同步
  • 專注於應對現實的變動,而不是成為一個完美稻草人
  • 找出正確以及有價值的 TA 與產品方向
  • 不再同樣的蠢事上犯錯

這才是 Startup 需要的做事手段與價值觀。

 
about 1 year ago

最後一招,就是進行 After Action Review。

我在之前的文章,也有提過 After Action Review 這套工具

What is After Action Review?

After Action Review 最早在大眾前曝光,是在 HBR( Harverd Business Review ) 上。這個方法也非常單純:

只有一組共三個問題:

  • What was supposed to happen? What actually happened? Why were there differences?
  • What worked? What didn't? Why?
  • What would you do differently next time?

在每次專案完工後,立刻做這件事。

為什麼我們需要 After Action Review?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遇到一個狀況,公司做某件事很久了,老是出現同一個致命的狀況,漏水。但是因為犯錯的是某個你不能動的人,結果這個致命錯誤就一直繼續上演。首先是他,接著破窗效應,其他人有樣學樣。

為什麼這些事情會一再上演?因為在傳統的做事觀念當中,為了「人和」。每次專案有人當中搞砸了,大家要不是避而不談。不然就是承諾下次會改善,但從來沒有做到。

然後下次再發生時,每個人只是用情緒字眼,在事情當下時謾罵,平撫自己愧疚的情緒,等待時間沖淡。然後下次發生類似事情時,再重新輪迴一次。

After Action Review 透過對事不對人,並且以書面形式的檢討,強迫檢討改進。避免相同蠢事不再重複發生。

美國陸軍如何用 After Action Review

很多人以為 After Action Review 是 HBR 發明的,其實不然。AAR 最初發明的起源是美國陸軍。一般在社會中重複的犯錯,不會死人。但是在軍隊中,重複的犯錯,會死一大堆人。

美國陸軍發明了這種 Review 方法,防止了致命的錯誤一再上演。然後利用每一場戰役、演習後的 After Action Review 所產生的經驗與教訓,整理成冊。編輯成各種教戰指南與 SOP。提升部隊的戰力。

我們內部如何使用 After Action Review

  1. 首先,我們會針對每一次的事件挫折,執行 After Action Review。
  2. 可以 quick win 的東西先修正。
  3. 接著再針對沒有辦法一時之間的修正,檢討是否跟 NPS 重疊,來決定執行的優先權。
  4. 改正的方法紀錄整理回去變成 SOP。下次執行同樣的活動時,用 SOP 照表跑一遍。

Summary

很多人往往以為「成長」,就是去學習快速前進的方法,大步前進。

事實上這樣的「仙丹」非常罕見。

事實上「成長」還有另外一種方向,當別人一直無法克服的輪迴,你能掙脫並且往前,這也算成長。而這件事,非常困難。用了 AAR,它能幫助你加速突破。

系列文章

 
about 1 year ago

第五招是,根據 NPS 改進產品

NPS 是什麼?

NPS 全名是 Net Prmoter Score,用大白話翻譯是客戶願意幫你傳播的分數。NPS 被譽為在 Customer Success 界的聖杯問題(The Ultimate Question)。

如果你只能問客戶一個問題,那麼問這個問題就夠了。我在以前的文章有談過這個指標

為什麼要根據 NPS 改進呢?

Startup 有千奇百怪、堆積如山的改善 feedback 需要做。但是 Startup 也意味著資源稀少。不可能什麼人什麼角度的 Feedback 都照單全收。

如果照單全收,團隊可能面臨兩個下場

  • 加班加到死也做不完
  • 產品改成四不像

如何利用 NPS 聚焦?

NPS 把顧客分為三種人。一種是正面口碑傳播者,一種是中立者,一種是負面口碑者。

利用中立者改善產品

  • 中立者是正確的 TA
  • 但是你的產品發生了一些小差錯
  • 讓他們不願意主動傳播

如果你可以讓這些顧客主動傳播。那就再好不過了。產品需要成長,而這些「小差錯」就是會妨礙你成長的真正原因。

捨棄負面口碑者,切割市場

每一個產品都有適合他的顧客與市場。但創業者通常會很貪心,通通想要。但事實上你不可能迎合所有階層的顧客與口味。如果通通照單全收這樣的建議,產品只會被改到四不像。

比較好的做法,是在這個產品線中,大膽捨棄負面口碑者這個客群。

這個產品的這群人,不是你要的。你也不需要因為他們的意見改進這個產品。

如果你真的很想要這群人,你應該再開一個產品線賣給這群人。

比如說你的桌子做得很好,客戶希望桌子內建椅子,你試做了這個 prototype,反而引來惡評。那麼這時候,你不應該是繼續強化內建椅子的這個功能。而是推出單獨的椅子產品,去搭配這張桌子。如果把桌子產品改成內建椅子產品,你只會失去桌子族群,而且把你的 TA 狹小到那群「需要四不像」產品的顧客。

系列文章